这些冷门高分外国小说我敢说你肯定没看过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小蜗一样,小时候喜欢看《呼啸山庄》,而不是《边城》,喜欢《飘》胜过《红楼梦》,不带贬义的,只是更加喜欢外国小说中那种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冲突,情节之间的起承转合让人摸得到棱角。

  从最初的名著,渐渐地喜欢找一些冷门却极其出彩的外国小说。这次就带大家探索隐藏在蜗牛里的冷门高分外国小说。

  如果要给这部小说换一个更加通俗易懂的标题的话,应该可以叫做“舌尖上的”,乌韦·提姆用一个长篇讲述了咖喱香肠近乎魔幻荒诞的发明过程。

  作者以一个甜蜜又心酸的爱情故事开始,为了留下爱人而不惜隐瞒战争结束消息的女主,因为被隐瞒、被最终不辞而别的男主。

  一段求而不得的爱情,成为了咖喱香肠诞生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就像《食神》中,周星驰浪子回头,却只能用“黯然销魂饭”来怀念故人。

  有人说,咖喱的味道,那是一个女人辛辣浓重的眼泪,咖喱香肠,其实是爱情的百转千回,难以形容又欲罢不能。

  不管眼前的时代有多灰暗,总会有些许时刻是的。越的时代里,那的时刻就更显得珍贵。

  这算是本次安利中的一个比较小清新的故事了,没有丧,也不是很沉重,记录的是一段被绿色植物包围着的寻找爱的旅途。

  女主阿尔玛是一个白富美,继承了父亲的植物学天赋,但是出色的智商并没有让女主在为人处世方面获得相应的成功,她的亲情、爱情看似一团糟。

  父母的去世,让她渐渐看清了身边的人,那些默默爱着她却反遭“”,逐渐的她决心在50高龄出海寻找关于爱的。

  最终,女主洗尽铅华归来,重新投入植物学的研究,那些绿色的植物陪伴她冒险,她也从植物中生命的真谛。

  小说中最出彩的部分就是将枯燥的植物写出了生命力,那种鲜活的植物世界,或许才是真正所谓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

  不欣赏任何妒意和恶意的表现,你的家人也不欣赏这种表现。你内心如果有任何不愉快或不的情绪,就掉吧。成为你自己的者,阿尔玛。

  一部《教父》让世界记住了马里奥·普佐,但普佐本人认为《教父》不是他最好的小说,他最爱的是,《笨蛋没活》。

  这个书名一听就很丧,不像是我会去翻开的小说,但事明,丧,也能丧出高级感。

  《教父》传递给读者的是家庭的责任和男人的担当,《笨蛋》不一样,你能读到的是淫欲、、奢靡和,那些而极具的东西。

  这其实是一部半自传性质的小说,取材自普佐本人在纽约、好莱坞和赌城的相关生活经历,从这里,你可以读出一个“不一样的普佐”。

  曾几何时,他的世界一切都清清楚楚,只有努力才能得到赏。但最终,那样行不通。现在的他很惊讶自己曾把人生建立于这样的逻辑之上。

  没什么值得探寻的隐秘,你所见的就是真实的我,没有任何复杂内涵,人对其他人而言没那么重要。你年纪再大点就会这样了。

  克莱斯特与歌德、席勒并称为古典文学中的三大“巨匠”,后面两位常常被冠以“高贵”、“伟大”等形容词,但克莱斯特显然不适合这些形容词。

  就像《O侯爵夫人》,有人说这是女性冲突,敢于掌握自己命运的颂歌,但我觉得这大概算是一个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故事,是一个“贞女”嫁给混蛋的故事。

  克莱斯特就是这样,擅长打破,打破你的认知,打破你的预期,他对人性的思考被视为文学中的“灾难”,他是,又是。

  伯爵很是幸福,有次他问妻子,在那的三号她本来对任何鬼都有所准备,而为什么对他却避之唯恐不及,就像逃避一般?伯爵夫人一面投向他的怀抱,一面回答道:假如他第一次给她的印象不是一个的话,那么那时她也不会觉得他是一个。

  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二战题材小说,它记录的是主人公施泰因纳与十三名空降兵得以被异国他乡的英国人留以坟茔的故事。

  在作者笔下,这群兵也是有血有肉,他们无条件地服从上级的命令,执行毫无意义的式的任务,但是高贵的人格与品性让他们在犹太少女、落水儿童和作为人质的英国平民面前无法保持一个军人的“”。

  他们是战败者,是“”之人,但是他们自身的高贵不应该因为战败、因为国籍而被忽视。

  小说最吸引人的就是这样的反差,这样命定的冲突,撕扯到让人疼痛,才能真正打动。

  这个世界,根本就是全能的在他状态不好的时候搞出来的恶作剧。我总觉得,他肯定是头天晚上喝多了第二天还不。

  “我所代表的,是一个正确的立场,”他说,“我为了的理想而战……”一瞬间,他突然垮了下来,瘫在椅子上,肩膀颤抖着。

  同样以二战为背景,却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编号645是一个会写诗的,故事的开头是审查官杉山突然的死亡。

  这是一个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的小说,故事中唯一的幸存者,渡边成为了这个故事唯一的讲述者,故事中的他们都还是青春年少,他在他的青年了东柱的死亡,了的福岗。

  作者李正明最擅长的就是历史小说,以历史疑团为引,辅之以韩国人特有的细腻的忧愁,他的作品能让人重新审视历史。

  我以旅人而来,又以旅人而去,你如五月美丽的春花向我迎来。如今沉浸在悲伤里,我所踏足之处,也为白雪所覆盖。

  我才十九岁的灵魂,是否还新鲜呢?一定是的。我的肌肉还很结实,我的皮肤还很光滑,我的鲜血如刚酿的葡萄酒一般红艳。但我的眼睛看到了太多的现实,仿佛一个结着眼屎的七旬老人的眼睛。

  王尔德说这是一本“毒液四溢”的书,确实很有毒,主人公近似废柴,颓废、,病态的审美。

  当主人公德泽森特在显摆他那些荒诞的收藏和艺术感受时,除了猎奇的心态,没有别的能我快进。他就是一个多愁善感、无所事事、孤僻狂热的贵族青年。

  但是,他是如此的聪明,他的知识如此完备,他对艺术的无人能及,他讨厌平庸、追求极致,他厌倦了巴黎而离群索居,却得了不合群就会死的“病”。

  更加荒诞的是,作者借德泽森特之口教,却也在《逆天》发表8年之后皈依,仿佛预言一般。

  而那些极度激动者和精瘦者的眼睛,几乎都一样,则钟情于这一撩人和病态的颜色,虚构的辉煌,尖酸的狂热.:橙色。

  然而,他心里说,有些人的确生活在孤独中,跟谁都不说话,离群索居,隐匿于世界的夹缝中,恰如徒刑犯和苦修僧,没什么能证明,这些不幸的人,这些睿智的人,会成为痴人或结核病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umismundo.com/xifangxiaoshuo/2019/0221/140.html